被远隔的春节

彼此不见,情谊相连。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。——题记

这个春节很不寻常。

我独坐在异乡的窗前,竟不知今夕何夕。

方才和爸爸通了视频电话,他说奶奶依旧做了很多我爱吃的菜,说我万一能回家过年呢? 我忍不住鼻子一酸,只好仰起头,不让泪水滑落下来。又借口国内时间已然深夜了,便匆匆挂断电话。

我有些后悔了,后悔当初和妈妈一起来剑桥了,彼时的兴奋早已被如今的怅惘所裹挟。因为疫情,现在航班停飞,回家之路被隔断,本该与家人团聚的春节也被生生远隔了。

“想得家中夜深坐,还应说着远行人”。当时不知诗中意,读懂已成诗中人。妈妈安慰我:“此心安处是吾乡。既来之,则安之。今晚在市中心大剧院有一场剑桥春晚,由剑桥大学的中国学联举办,听说还有与杭州有关的节目,你要不要去看看?”几个大学生举办的春晚怎能跟国内的春晚比?我还不如在家看视频直播呢。心里虽这样嘀咕,但又怕拂了妈妈的兴致,我还是答应去了,也想给这个清冷的春节添几分暖意。

剑桥春晚准时开演,节目比我想象中的要精彩些。中西合璧的相声表演赢得大家阵阵掌声,国王学院青年合唱团的双语演唱《再别康桥》让现场观众无不沉醉于康河的柔波里。难道他们和我一样,也因为一首诗而来寻访一座城?尽管置身于满堂的星辉斑斓里,我依然觉得缺了些什么,恍惚之中心却已飞赴远方,那里有满桌菜肴热气腾腾,那里有家人闲坐灯火可亲,那里有……正想得出神,耳朵里突然飘入轻扬婉转的江南越音。我定睛一看, 舞台背景不知何时已切换成美轮美奂的西湖山水,一对翩翩书生在钱塘道上缓缓而归,熟稔的乡音悠悠响起,诗意的画面渐渐呈现。这正是由两位杭州越剧名家带来的经典名段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,被誉为东方的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,曾登上G20峰会文艺汇演的舞台。那一句句精巧工丽的唱词,一声声灵动悠扬的唱腔,仿佛令我越过千山万水,回到故乡……

演出结束,本届春晚的总导演——也是剑桥大学的一位中国留学生,上台宣布此次春晚的演出收入将用于采购医疗救援物资,驰援武汉以及疫情严重的周边地区。话音刚落,便引得全场掌声如潮。我注意到他的眼里闪着光,在舞台高光的映衬下简直要将这黑夜点燃。就在那一刻,观众席里不知是谁先唱起“我和我的祖国,一刻也不能分割……”,歌声轻渺始如浪花一朵,瞬间流淌全场汇成歌的海洋。那一刻,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舞动着手中的荧光棒,莹莹微光如星星之火,激昂奔腾似乎要将这黑夜洞穿。

手机又一次振动,竟是奶奶打来的语音电话,国内已是凌晨时间。她说怕我想家要跟我说说话,又说等我回家还给我做最喜欢吃的梅菜扣肉与脆皮烤鸭,让我安安心心在外过年。家里都好,切莫牵挂……我任由泪水无声地滑过脸颊。奶奶的叮咛言犹在耳,华人的歌声响彻剑桥,纵然我远隔异乡,怎会觉得清冷?纵然剑桥的华人们远隔异乡,又怎能将祖国忘怀?

“青山一道同云雨,明月何曾是两乡”。无论身在何方,只要心有牵挂,便可抵达。

在剑桥过的这个春节,我是无法忘却的。


(指导老师:吕品品)

作者:马思涵
学校:杭州市十三中教育集团(总校)(初一 /5班)